中国诗人网—中国诗歌刊物选稿平台!

中国诗人网-中国诗歌刊物征稿-选稿平台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

辞 职

时间:2019-04-19 14:0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舒芸坐了三个小时的高铁和汽车,终于到了涂博所在的城市。 到啦?好的,我马上来接你。涂博挂了电话,关闭了办公桌上的电脑。 涂博舒芸大声喊。声音透过人群,写满娇嗲。 男子
  舒芸坐了三个小时的高铁和汽车,终于到了涂博所在的城市。
 
  “到啦?好的,我马上来接你”。涂博挂了电话,关闭了办公桌上的电脑。
 
  “涂博——”舒芸大声喊。声音透过人群,写满娇嗲。
 
  “男子四十一支花,你看你,我心目中的大帅哥一点都没变。”舒芸含着笑。
 
  涂博拘谨地应和着,两双手简单的握了一下。“你好你好!东方美的你也没变”。
 
  “我好个鬼哟,这么远坐车来看你,可你这么久才来接我,我都快等老了”。舒芸边说边把头往涂博身上靠,眼里含着一团火,“你看你看,我的头发都等白了”。
 
  博涂避开舒芸,接过舒芸的小背包,搭在自己左肩上,缓缓地走出车站。
 
  大街上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
 
  “我又和他吵架了。”不知什么时候舒芸眼里不噙着泪,声音哽咽。
 
  “夫妻吵架,床头吵架床尾和,很快就好了。”涂博非常清楚那个“他”是谁,舒芸的老公,在一国企业做老总助理。
 
  “和过屁,小孩他从来不管,什么都是交给我,曾经说过的浪漫,到现在也没兑现!”舒芸嘴里仍带着愤怒。
 
  “你老公上班累,你要理解他。”涂博说。
 
  “可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。”舒芸继续唠叨。“前几天,他没去上班,我在家洗完头对着镜子梳,发现有几根白头发,便要他过来帮我扯掉,你猜他怎么说?”
 
  “他怎么说?”
 
  “别拔,要遵守自然现象。老了,打扮啥?还想嫁人呀!”
 
  “我吼道:我就是想嫁人,你咋啦?当天我哭着就去同学家了。”舒芸说。“我知道你离婚两年多了,现在不是还没谈对象吗,娶我吧!”舒芸伸手突然抱住了涂博的胳膊。
 
  涂博的心一震。
 
  十几年前,涂博和舒芸是一对令同学羡慕的恋人,涂博爱舒芸,舒芸也爱涂博,不论是刮风还是下雨,每天晚自习后,中文系的涂博绝对会在数学系的楼下,等待舒芸的出现,然后手拉手,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。
 
  爱情这东西,要保鲜。距离,成了他们分手的催化剂。毕业后,短暂的联系过,便渐渐忘了彼此。舒芸先结的婚,老公在国企。
 
  两年后,涂博在想舒芸、在怀念大学的时光里经朋友撮合也结了婚。
 
  婚后,涂博时常觉得和老婆聊天不在同一个频道上,生活方式也不在同一个世界里。这样的婚姻可想而知,儿子五岁时,涂博与妻子的婚姻走到了尽头。
 
  涂博既当爹来又当妈,起早贪黑,陡然觉得一个有孩子的男人没有老婆是多么的辛苦,一个小孩没有妈妈是多么的可怜。涂博也想找,她看上的可他看不上,他看上的人家嫌弃他的儿子小,这年头,普通人带个儿子有多难?半路婚姻也许不如新安装的马桶---三日香。
 
  “现在,曾经的恋人在拥抱自己,是多么温馨和甜蜜,我该如何?她的小孩怎么办?她老公是否在四处找她?”涂博在心里自己问自己。
 
  涂博轻轻掰开舒芸的手,“这样不好”。
 
  舒芸惊诧的望着涂博。
 
  涂博太了解舒芸的性格,更了解一个大男人的痛楚。东哄西骗,把舒芸送去了宾馆安顿,自己搭的士回了出租屋。
 
  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涂博,想起了放在爷爷奶奶那里的儿子。两年前,同儿子他妈离婚时,儿子哭着闹着说什么也不让妈离开,半夜做梦眼里也噙着泪,叫喊着妈妈,而自己也是两年多也回不过神来。现在,舒芸要是离了婚,她的儿子又该怎样呢?她的老公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?越想涂博越觉得不安。
 
  疲惫的舒芸一觉睡到晌午,拨涂博的电话,涂博的电话已关机,便发微信,舒芸不相信,微信已发不过去!
 
  舒芸迅速着衣洗漱,下楼。
 
  “舒芸小姐,你好!”前台小姐甜甜地说。“这是涂先生给你的信”。
 
  舒芸展开信笺,是那最熟悉的笔迹,还有一张车票。
 
  “舒芸:你好!很高兴在昨天见到你。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辞职离开这坐城市了,这里没有你的春天,我也不适合你,回到你老公和孩子那里去吧,他们更需要你。或许在这个时候,你的儿子正在四处找妈妈!这是三点的高铁,祝你一路平安!老同学:涂博。”
 
  车窗外,熟识的风景一闪而过,涂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